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十五则故事书写《悲伤的力量》

来源:北京青年报 | 张知依  2019年04月08日08:06

近日,直面死亡、疗愈痛苦的作品《悲伤的力量》中文版由广西师大出版社·新民说联合企鹅兰登推出。这本书在全球都有极高销量,作者朱莉娅·塞缪尔(以下简称朱莉娅)是一名有着25年从业经历的悲伤心理治疗师,也是英国丧亲儿童基金会的创始人。在书中,朱莉娅分享了15则关于爱、失亲、面对自己的死亡以及抚平悲伤的动人故事。清明节前夕,北京青年报记者与朱莉娅展开对话。

教人们如何应对悲伤

北青报:您为什么会写《悲伤的力量》这本书?

朱莉娅:作为一个心理治疗师,在近25年的从业经历里,我与很多丧失亲人的人接触。他们带着极大的悲伤来到我的办公室。但我发现其中的很多人对于悲伤和疗愈一无所知。这一切都是因为人们避讳谈论死亡和悲伤、对死亡缺乏认识造成的。这也促使我想要写这本书,想尽可能地帮助到更多的人——当他们所爱的人离开世界的时候,他们该知道如何应对这一切。

北青报:在您看来,人们为什么会避讳谈论死亡、误会悲伤?

朱莉娅:人们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,避讳谈论死亡和悲伤。其中的一个原因是,我们怀有这样一种“魔法思维”,我们倾向于相信,如果我们谈论死亡,死亡就会发生在我们身上。如果我们假装死亡不曾发生,我们说不定就可以避免死亡发生。另一个原因我想是因为恐惧,人们害怕面对死亡。我在书中想要传递给读者的信息是,如果我们尝试面对这些难事,我们往往能更好地应对它们。

可怖的并非死亡本身

北青报:前两年,中国出了一本书《白事会》,讲一位在天津料理白事的“大了”的所见所闻。书里讲到一个小学老师去世前找到“大了”,提出想用自己的死亡给学生上一堂课。这在常规的课程体系里很难看到,对此您怎么看?

朱莉娅: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,没有一个人可以幸免。这是我们生命当中最复杂、最艰难的一部分,它当然应该成为学校教育的一部分。但更重要的是,我认为它应该是我们家庭教育的一部分。死亡不会吓坏孩子,反而是父母眼中的恐惧会让孩子学会惧怕死亡。

北青报:想要讲好这门课,需要什么“教学资质”吗?

朱莉娅:要教好“死亡”这一课,不需要什么“教学资质”,你只需要成为一个人,只需要坦诚和诚实。让死亡可怖的并非死亡本身,而是我们不了解死亡、避讳提及死亡所带来的恐惧。

北青报:会不会有咨询者把信仰寄托在您身上?

朱莉娅:不,我从不会给咨询者提供答案,不是我给予了他们力量,而是我和咨询者建立的关系。这段信任关系的建立,是为了帮助咨询者自己找到力量、找到答案。我在书中详细探讨了这个关系建立的过程。通过交谈、互动,咨询者发现了自己的力量和答案,最终他们不再需要我的引导。不是我给予了他们魔力,是他们自己找到了魔力。

死亡提醒我们加倍珍惜

北青报:经历了创伤之后,很多人变得更坚强了,这是不是一种成长的过程?

朱莉娅:是的,这个过程我们称之为“后创伤成长”,当你在生命里经历了一些非常痛苦的事情,经历了激烈的情感,它会改变你,也会改变你看待生命、看待周遭万物的方式,你会重新认识到生命的宝贵,重新发现你所爱之人有多么重要。我们似乎会觉得,我们的羁绊是永远的,因此往往不会珍惜,但死亡会提醒我们,加倍珍惜身边的那些我们爱的人。

北青报:几乎每一位来访者都是带着自己的悲伤来见你,你靠什么支撑起你自己来面对这么多的悲伤?

朱莉娅:我的工作丰富了我的生命。通过和这些咨询者接触、倾听他们的故事,我和这些咨询者建立了很坚实的关系。另一方面,我始终很清楚地意识到我的工作和我的个人生活之间的边界——哪些是他们的故事、哪些是我的人生?我的人生中有哪些快乐、有哪些困难?每天同死亡和失去打交道,在某种意义上,让我对我的生命中所拥有的一切感到感激,让我对生命充满感激。但与此同时,我还是要意识到,这些只是咨询者的故事,并非我生命当中的故事。此外,我也会规律地运动,也会做各种各样积极的事情,也会见我自己的督导,也会有专业的人士给予我情感的支持。

北青报:在您的生命历程当中,您所听到、所接触到的这一切,让您成为了一个更强大的人吗?

朱莉娅:如果你经历了死亡,你一定会成为一个更加强大的人。我从我的咨询者的故事当中学到了很多,他们给予了我很多力量,也完整了我的生命。